返回 首页



关灯1
护眼
字体:

第43章铁头空心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她虽软弱,却不是听不懂人话的,谁对她们两口子真心好她看得出来,话也说到他的心坎里,丈夫出门那么久,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点担心,有时候焦躁的整夜整夜睡不着觉。

    教育相当的成功,这个结果邓大强很满意,从兜里抽出五十块钱递过去。

    “你待在这里,心里也不好受,到时候铁头出来也不好说,影响你们夫妻之间的感情,这里有五十块钱,你去刘家院子那边割点肉!今天晚上就到我家吃饭。”

    五十块钱割肉是有点多的,又不是后来猪肉大涨价的时候,现在猪肉的价格六七块钱,邓大强没零钱,想着弟妹应该会把钱退回来的吧。

    然而葛朗台遇到了恋爱脑。

    要给丈夫整一桌好吃的,用句后世的话说,徐爱菊整个人都沉浸在粉红的泡泡中,心里眼里都冒着欢喜,刚才那点子谨小慎微不知道给她扔到哪个犄角旮旯里。

    “谢谢大哥,五十块钱我会安排好的,割三斤肉,买一条六七斤的鱼,再买些地里没有的好菜,铁头最喜欢吃老豆腐,老豆腐也要买,大哥你不用担心,钱不够的话我再加一点。”

    邓大强嘴角抽搐。

    难道是自己这段时间表现的太好了?给人一种冤大头的错觉,还最喜欢吃老豆腐,狗屎吃不吃?

    某葛朗台的眉毛与奇怪的形状纠结着,

    “爸爸,青娃也喜欢豆腐,最喜欢酸菜鱼,还喜欢回锅肉。”

    邓,葛朗台,大强……

    纠结的眉毛恢复正常,好吧就当这些全部是买给女儿吃的,这些人是顺带的不作数。

    通过这件事情,邓大强对金钱又有了一个深刻的认识,几大百的整钱的确很好放,但是零钱便于分散目标,如今天这样再来几次他心里能爽快得了?

    钱女儿老娘用的还行,给那个邓铁头用了一分都肝痛,必须弄一批零钱才好。

    正如邓大强所说,再怎么说人家也是亲儿子,柳红英打一打出出气也就完了,不可能真打出个好歹。

    邓大强也不可能让事情发展到那个地步,真到那个时候便宜老娘该心疼了,自己这段时间做的功课岂不是做了无用功。

    他的目的在于让这母子两个有些隔阂,不至于沆瀣一气坑他,还有就是要把邓铁头留在家里一段时间。

    “爸爸,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会很听话,很听话的,绝对不会惹你生气。”

    邓大强:……

    女儿怕是吓出了心理阴影,这可是个大问题了。

    老父亲用简明扼要的办法阐述了他们与屋里那对母子之间是完全不同的,爸爸这么温柔善良怎么可能是爱打娃的人。(上辈子的事情不算)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爸爸是个讲道理的人,闺女你也是个孝顺的,咱们父女两个不存在这些问题,所以完全不用担心。”

    邓青娃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自家老父亲,没闹明白爸爸为什么要说这么多?她单纯的只是想给爸爸表忠心而已。

    “嘎嘎嘎嘎嘎……”

    小黄以奇怪的姿势躺倒在地,且脚还有节奏的蹬着,如它此时的心情般欢畅。

    麻花歪着头左看右看,闹不懂,它也不想知道,它没有鹅那么多的好奇心,今天的蛋还没有下,它要下蛋去。

    邓大强:……

    好吧!女儿依然是朵纯洁的小花花,是他想太多了。

    听屋里的动静,老娘可有点后力不足了,可能要从暴力殴打变成政治思想斗争,也该自己登场的时候了。

    邓大强踩了踩脚边的鹅,斜睨着它,给它一个表情,自己理解。

    小黄……

    又想让它钻狗洞,还不给好处,闭眼倒地动作一气呵成,也很好理解,鹅以死有事请烧纸。

    邓大强:……

    算了,还是正事要紧。

    小黄以为糟老头子就这样放过自己了,然,它永远猜不到对方的下线有多低。

    等它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扔进了院墙。

    “嘎嘎嘎嘎嘎……”

    柳红英还以为谁打她家鹅,从屋里出来就见到了这么一幕,她家鹅叫唤着扑向院门,双翼展开竟是把门栓都给带开了。

    “嘎嘎嘎嘎嘎……”

    糟老头子,你死定了。

    小黄伸直了的头,犹如利剑直刺目标物邓大强的小腿。

    邓大强:……

    这扁毛畜牲这会儿有点激动啊!

    小黄算准了糟老头子会侧身向右左躲去,翅膀张到最大,死死的盯住目标,方便改变步伐。

    “嘎嘎嘎嘎……”

    近了,近了……

    这回看糟老头子怎么死?

    然而千钧一发之际,邓大强蹦起一个劈叉动作躲过去了,带着女儿进了院子,然后关门。

    “嘎嘎嘎嘎嘎……”

    门外面巨响不断,尘土飞扬,大门包有铁皮小黄莫可奈何,拍打着翅膀想越上墙头体重不允许,可想而知有多气愤。

    柳红英喘着气,刚才揍小儿子已经耗费了她所有的力气,现在只能干瞪眼。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瞅瞅孙女再瞅瞅两个儿子,柳红英竟是觉得浑身无力,棍子一扔就回了厨房。

    邓铁头小心翼翼的挪过来。

    “大哥,谢谢你啦!”

    如所有的亲兄长一般,邓大强拍着弟弟的肩膀。

    “说啥谢不谢的,我是你亲哥,不向着你向着谁?妈也是太担心你了,打在儿身,痛在娘心,你不要怪她。”

    “我哪能怪妈,都是我做的不对,没陪在她老人家身前已经是我不孝了。”

    各种表白的言语一大串,听得人牙疼,都说会哭的娃子有糖吃,瞧瞧人家的技术含量,真的是唱念俱佳,老太太怕是感动的一塌糊涂了。

    邓大强:……

    Mmp这个话是不能讲的,这个词语很霸气,虽具有很强烈的辱他性,但不利于用在亲人身上侮辱别人同样也侮辱了自己,也体现不出来长兄的逼格。

    “男人家家的,不要遇点事情就哭哭啼啼,像个什么话你还要不要个脸?你侄女还看着呢?”

    看着自家二伯哭得这么惨,邓青娃小朋友对着小手手很不知所措的。

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安装本站最新版APP android (202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