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1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办个婚礼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萧景寒也是被这句‘好的’雷的是外焦里内的,最后到底是没有再说话。

    萧景寒不再针对景翊,景翊也乐得清静,整个车上顿时安静了许多。

    老宅的管家早就已经等候在了门口。

    两个人跟着老管家走到内厅的时候,饭菜早就已经摆好了。

    “来来来,小景坐在我旁边。”萧震宇很是高兴的拍了拍他身边的凳子。

    萧景寒看了一眼从不苟笑的父亲,再看了看景翊那张和照片中略微重逢的脸,顿时心里便感觉到非常不快,但依旧是没有说一句话。

    景翊看了看萧震宇,又看了看萧景寒,因为她很明显的感觉到了有人正在恶狠狠的盯着她,可是看来看去,好像没有人看她,这才笑着挨着萧震宇坐下。

    “爸,我这次给你带的这个帽子和上一次的围巾是一套。”景翊直接拎出了一个纸袋子,放到了萧震宇的手里。

    “小景有心了。”萧震宇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慈祥可亲了,就仿佛景翊才是他亲生的。

    萧景寒不动声色的夹起了一块菜放到了自己碗里,细嚼慢咽的,在别人看来真是是一副特别美的画面。

    除了这美男的脸有些臭之外,其余的都很和谐。

    可即便是这样,还是有些人看不惯,就比如萧震宇。

    “不像有些人,回来的时候最多就是带着双手,从来没有买过任何东西。”萧震宇看了一眼旁边正在吃饭的萧景寒有些不满的说道。

    萧景寒听到萧震宇这样讲,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但也只是一瞬,依旧吃自己的。

    对于萧景寒的态度,萧震宇倒是也不在乎,反正从小到大,他的这个儿子就是个木头,是个冰块。

    “你们现在不是已经把证都领了嘛,挑个日子把婚礼办一下,毕竟咱们萧家这么大的家产,也不能委屈小景。”

    萧震宇也不打算拐弯抹角了,直接说出了他这次叫两个人的目的。

    他们萧家的孙子就萧震宇一个,结婚又是人生大事,自然是要好好的操办的。

    这一次,萧景寒终于没有继续吃了,将手里的筷子摆放好之后,才开口道,“上一次不是已经办过了吗。”

    这一次,景翊也记得,本来是新闻发布会开完以后,就要去做手术的,但当时不知道老爷子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竟然在发布会结束的最后一秒联系上了他们。

    并且还以一个小小的酒会将他们两个在这个地方留了一晚上。

    只是想到那个晚上,景翊就觉得腰酸背痛的。

    萧景寒虽然是个男人,但是干的这点事情可真不男人,竟然让她睡沙发。

    “上一次,只是一个临时的宴席而已,我萧家的子孙结婚,那肯定是要大办的,而作为我们萧家的儿媳那肯定也是要风风光光的。”

    萧震宇在听到萧景寒这样说之后,也并没有着急,算是很耐心的解释道。

    但萧景寒的心里却不似面上这样平静,上一次,苏纤纤知道他和景翊结婚的时候,当时就断了要活下去的念想,本来就脆弱的身体变得更加脆弱了,要不是萧景寒的解释,沈婉蓉的劝解,说不定,苏纤纤现在已经不在了。

    而萧景寒也对苏纤纤说这辈子只会爱她一个,并且这个婚姻可是为了救她的命,苏纤纤后来才配合治疗的。

    这好不容易归于平静,要是再这样大办,还不知道对苏纤纤是什么样的打击呢。

    为了眼前这个女人,伤害他萧景寒爱的女人,还真的是没有必要。

    “不必了,我们两个都不喜欢那种场面。”萧景寒依旧是板着一张脸,从进这个家门开始就一直板着。

    景翊听着这父子两个之间的对话,瞬间就明白了萧景寒的打算。

    很明显这就是为了苏纤纤着想啊,但是苏纤纤过得好,那景翊可就要不高兴了。

    “我很喜欢,要不就听爸的吧。”景翊打定主意之后,便说出来了自己的决定,即便是惹怒了萧景寒那又如何,只要苏纤纤不好过,那她就好过。

    上一辈子的损失,苏纤纤必须要一步步的偿还。

    萧景寒看了看景翊,又看了看萧震宇,“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你存心为了弥补过去,你可有想过我母亲受的苦吗?”

    这是萧景寒第一次提及自己的母亲,可即便是上一世,景翊最后也没有搞清楚他们父辈之间有什么误会,所以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睛瞬间瞪得大大的,等着萧景寒接下来的话。

    没有想到,萧震宇竟然比萧景寒的脾气还大,将手边的一个茶杯顺手就扔在了地上,砸的粉碎,“闭嘴。”

    景翊这会儿,却是不敢说话,毕竟这是她了解的过去。

    屋里的动静还是比较大的,外面瞬间就有几个人跑了进来,“老爷,少爷……”

    “没什么事情,钱管家,你先将小景带到客房去休息一会儿。”萧震宇对着站在最前面的上了年纪的男人说道。

    景翊实在是不想走,毕竟那是她所不知道的上一辈的事情。

    上一世的时候,在景翊的心里,血缘关系是很浓郁的,所以她心甘情愿的将肾捐出来给自己的亲妹妹,她也愿意接受自己最爱的男人娶了自己的亲妹妹,只要所有人幸福就好。

    所以,她从来没有了解过关于她母亲的事情,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了解,毕竟逝者如斯夫。

    可现在从萧景寒的口中听出,好像萧震宇的好是有缘由的,并且还是与她相关。

    这样的八卦怎么能不停。

    但是现在,萧震宇已经下了命令了,她也不能死皮懒脸的非留在这里,最后只能磨磨唧唧的跟着管家朝着外面走去。

    “既然你知道小景是淑雅的女儿,为什么还要娶她?”萧震宇满脸不解的看着萧景寒,刚才的怒气在提到淑雅的时候,也平息了下来。

    说到底,毕竟是他对不住儿子,也对不住他的母亲,好像他眼前的这个儿子,没有长大的过程。

    最初的记忆总是停留在他牙牙学语的时候,没想到一眨眼,都长的这么大了。

    “你都知道了。”

    萧景寒也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冰块脸。

    “你们两个刚宣布结婚的时候,我就派人查清楚她的底细了。”萧震宇从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放在眼前。

    萧景寒没有说话,萧震宇也没有说话,空气陷入了一如既往的安静,安静的有些可怕。

    良久之后,萧景寒才开口,“她用纤纤的命威胁我,你知道的,纤纤需要那个肾。”

    “可是苏纤纤也是淑雅的女儿。”萧震宇出言提醒到。

    景翊和苏纤纤是双胞胎,所以肯定是一个母亲生的,为什么萧景寒这么讨厌景翊,却对苏纤纤这么用心呢?

    这是一直让萧震宇感觉到比较奇怪的,难道自己的儿子真的就喜欢那种看起来弱不禁风,随时要走的类型?

    关于这一点,萧景寒其实也说不清楚。

    两个人虽然都是那个女人生的,可是毕竟是不同的,苏纤纤救过他的命,这是最直接的原因。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每次看到苏纤纤,萧景寒便能想起来他的母亲。

    萧震宇在年轻的时候喜欢上了一个舞女,也就是景翊和苏纤纤的母亲淑雅,可是淑雅最后却嫁给了温致远。

    这一直是萧震宇心里的痛,所以从萧景寒小的时候,有记忆的时候,萧震宇便对自己和母亲不怎么上心。

    导致了母亲一直就郁郁寡欢的,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弱。

    在小小的萧景寒眼里,母亲就仿佛是一个药罐子一样。

    可是即便每天吃很多的药,母亲还是一天比一天消瘦,和苏纤纤现在的模样差不多,感觉随时一阵风就能带走她一样。

    萧景寒的母亲便是这样,在一个深秋里,她终于再也没有坚持下去,永远的离开了萧景寒。

    从那时候起,萧景寒便再也不会笑了,因为没有值得他笑的人了,而父亲萧震宇对于母亲的忽视,是她最直接的死亡原因。

    而萧震宇漠视萧景寒的母亲,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因为一个女人。

    “纤纤与她们不同,她们两个都是想着法的破坏别人之间和谐的关系,纤纤不是。”

    萧景寒紧紧的盯着萧震宇,这也是为什么他能接受苏纤纤而不能接受景翊。

    说来说去,萧景寒就是一个目的,不同意举办大型婚礼。

    “这个婚礼,我说了算,必须办。”萧震宇对于萧景寒是有一定内疚的,可是景翊也是淑雅的女儿,他总不能让景翊就这样忍气吞声。

    “我不会出席的。”

    萧景寒知道老爷子这要是打定了主意,那是不肯轻易改变的,所以也没必要和他争论些什么,直接表明自己的态度就可以了。

    “你必须出席,萧总,你不会以为你的纤纤能跟着你吃苦吧。”

    萧震宇就是吃定了萧景寒,要知道现在公司还没有完全交到萧景寒的手里。

    即便是苏纤纤愿意跟着他吃苦,萧景寒也是不忍心的。

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安装本站最新版APP android (202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