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1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游戏规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景翊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她伸手摸了摸枕头底下,却没有摸到手机,睁开眼睛的瞬间,满地的狼藉让她不由的睁大了眼睛。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空气中还飘荡着腥腻的气味,地上满地都是被随意扔出的衣服,在她白色的浴袍下面就是她已经粉身碎骨的手机。

    这样的情景她就是再怎么傻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几乎是想都不想就打开了灯,连滚带爬地去把刚露出一条缝的窗帘给拉了起来。

    昨夜荒唐的情景映入眼帘,她是和一个陌生人一夜恋了吗?

    会是谁,她的私生粉?还是哪一个导演,是冯道平?

    是了,他昨天敬酒敬的最多,还自带了一瓶红酒……

    “哗啦”一声,浴室的玻璃门打开,里面的男人下半身裹着浴巾,头上覆着一块毛巾漫不经心的擦着头发。

    “咣当”手中刚刚组装好的手机再次掉在了地上。景翊看着出来的男人,本来想好的说辞全都哽在了喉头,一时间竟然手足无措起来。

    萧景寒随手擦着额前的碎发,居高临下地瞥了一眼蹲坐在地上的女人,眉头微皱,“支票我已经放在床头柜上了,要是你的金主给你开的比我多,我可以给再加,今天的事情就当做没有发生过。”

    他难得说这么多话,见说完之后那女人还傻愣愣的蹲在那里不说话,眉头皱的更紧,“怎么,你还想纠缠?”

    景翊总算是回头看他了,他站的高,她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他身上的一滴水珠缓缓没入了浴巾,顺着令人血脉膨胀的人鱼线,性感到令人尖叫。

    “纠缠倒是不需要,”景翊的嗓子干哑的不成样子,昨天她被折腾了一夜,嗓子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复过来。但是这无所谓,她抬起一双黑亮的眸子,定定的看着他,“我只是不知道,原来萧总竟然热衷于潜规则。”

    “潜规则”三个字一出口,景翊自己也觉得可笑。

    安市谁不知道,萧景寒几乎等于性冷淡的代名词。

    他二十七岁都没有碰过女人,萧家家大业大,每一年送上门的女人不尽其数,却从来没有人能爬上他的床。

    想起昨夜的一切,男人粗重的呼吸,不遗余力的侵犯,景翊的心砰砰乱跳,脸上却还是不动声色,“毕竟这是我的房间,萧总不请自来,不是潜规则是谁什么?”

    “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萧景寒冷冷勾起嘴角,看着景翊的眼神已经变成了轻蔑,他斯条慢理地穿着衣服,“那么详细的事情就让我的助理和你谈把,今天我还有事,支票你收好。”

    今天是纤纤的生日,他不想在这种时候谈论这是谁的房间这种无聊的谎话。

    但是他还没有去开门,门就先响了。外面是一个低低的妇人的声音,喊着,“您好景小姐,客房服务!”

    早上七点,也确实客房服务的时间了。景翊瞥了萧景寒一眼,那里面的嘲弄意味再明显不过,笑道,“我说了这里是我的房间,萧总。”

    她转头对着门外吩咐道,“不需要,麻烦半个小时之后再来!”

    萧景寒的脸刷的冷了下来,系领带的动作也滞了一瞬间,在看见床头茶杯上印着的“2307”之后,俊秀的眉狠狠拧了起来。

    这里明明是他的房间,客房服务员却直接喊“小姐”?最重要的是这个蠢女人还真的答应了!

    “蠢”。

    萧景寒薄唇紧抿,眼中酝酿着狂风暴雨,却依然惜字如金,扯着正在穿衣服的景翊就往衣柜里塞。

    景翊套着昨天晚上那一件黑天鹅的小礼服,连后背的拉链都没拉起来,露着大片的后背和肩膀。被他这么一扯险些连抹胸都掉下来!

    她还没来得及发火,整个人就被萧景寒扯着棉被铺天盖地盖了个满头满脸!

    塞衣柜是不可能塞衣柜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塞衣柜的!

    下一妙,门被从外面打开,无数快门声和铺天盖地的闪光灯照亮了这个本来不算大的房间,吓得景翊起了满身的冷汗,缩在被子里连一口气都不敢喘!

    是谁,是谁!

    这样多的记者在外面等着,这样多的镜头,她刚刚拿了奖,第二天就传出这样的新闻,不管是阴谋还是意外,她这一辈子都算是完了!

    这一床薄薄的棉被遮盖了外面的一切,景翊再小小的空间里如坠冰窖。原来在她的酒里下药不是为了让她失去意识,而是为了让她爆出不可饶恕的丑闻。

    急促的呼吸蒙在脸上,地板很凉,这样刺骨的凉浸透了她的身体,景翊只觉得头晕目眩。

    萧景寒眉梢一挑,抱着手站在床边,在所有记者的镜头里嗤笑出声。

    他刚刚换上一件藏蓝色的衬衫,胸口的扣子没有扣好,露出里面厚实的胸膛和白皙的肌肤。

    配上刚刚洗完的头发,他慵懒的像是时尚杂志上的男模,只是黑发下的一双黝黑的眼睛却冷的让在场所有人胆战心惊。

    为首的记者目瞪口呆,手里的单反几乎要拿不住,“萧,萧总!您,您怎么……”

    其他记者面面相觑,手里的相机拉起来也不是放下来也不是。他们昨天晚上就收到了消息今天早上在酒店三楼会有大新闻,所以扛着东西在外面守了整整一晚上。

    三楼就两个房间有人住,2304的女人昨天夜里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他们才买通了打扫的阿姨问问看,有人回答就直接开门。

    萧景寒长眉飞扬,“这话该是我问,你们大清早的来我房间一通乱拍,是想干什么?”

    他阴鸷的眸子落在门口拿着拖把瑟瑟发抖的扫地阿姨身上,笑容越来越嘲讽,“不是让你半个小时之后再来吗?连话都听不懂,你也不用再来了!”

    在场的记者们嘘若寒蝉。

    谁不知道萧家的少爷虽然家大业大却从来都和善的不得了,这样光明正大的开除人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更不用说是为难一个清洁工。

    这是在杀鸡儆猴啊。

    “萧总,那,那刚才里面说话的女人是……”还是有记者大着胆子发问,眼中隐隐发着狂热的光,手里的相机开着录像一直没有停过。

    在场的人全都竖起了耳朵。

    地上的被子看似随意的堆着,可是下面明显就藏着一个人,还是刚刚说话的女人,如果证实是刚刚得了奖的景翊,那他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你说什么?”萧景寒死死地盯着刚说话的记者,漫不经心的玩弄着手上的戒指,嘴角一侧上扬,“本总裁偶尔喜欢扮女人说话,不可以吗?”

    在场记者:……

    萧景寒懒懒地伸了个懒腰,心情格外的不错,“这癖好现在只有你们知道,钥要是有别人也知道了,为你们是问,知道了?”

    轻松说出来的话却有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让记者们下意识的缩了下脖子。

    他用细长的手指着刚刚在最前面拿着相机不知所措的记者,“你,相机留下。”

    等所有记者都走了之后,萧景寒才施施然走出了门,临走前还不小心拆了走廊的摄像头,漫不经心地放在了玄关的桌上。

    景翊颤颤巍巍地从被子里爬出来,看见紧闭的门时心中百感交集。

    没想到,他居然会帮她隐瞒。

    也是她毕竟也是华辰娱乐旗下的艺人,他作为总裁稍微帮衬着一点倒也是没有问题的?

    景翊她裹着被子坐在地上,轻轻一动就被双腿之间的伤给疼的一个哆嗦。

    手机刚刚打开,首当其冲就是萨琳娜的电话,接通之后里面的咆哮震得她耳膜都要炸了,“容景翊!!!”

    萨琳娜从来不会连名带姓一起叫她,一旦一起叫了那必然是被气急了!

    景翊干笑着把手机拿离自己十二厘米远,“萨琳娜,我很好……怎么了?”

    “你还敢问我怎么了?你还敢问我怎么了?!”萨琳娜只觉得自己的胸都要被气炸了,“我去你房间怎么也敲不开门,后来看见五六个男人在你门口徘徊了一晚上,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五六个男人?”景翊坐直了身体,“然后呢?”

    “我把那几个人打发走了之后看见苏纤纤从你房间里出来,她接了一个电话匆匆就走了,在两点的时候。”萨琳娜叹了一口气,“你现在起来了吗,我去找你。”

    “别来,萨琳娜,我昨天酒喝多了,一会儿想直接回家。”

    “也好,那你休息三天,本来就应该休息的,你刚刚得奖,以后通告和工作只会越来越多,好好去玩儿知道吗?”

    “嗯。”景翊低低地答应了一声,靠在了床上。

    “景翊,”那一边,萨琳娜犹豫了片刻,“你真的没关系吗?嗓子怎么哑成这样。”

    “我没事,真的,我先挂了。”

    “滴”的一声,景翊随手扔了手机。抱住自己裸着的膝盖,怔怔看着不远处的地板,似哭似笑。

    怎么会碰到他,居然会碰到他!

    原来不是梦,原来不是梦!

    她魂牵梦萦了十二年的男人,居然是用这样的方法相见,这到底是福还是祸呢?

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安装本站最新版APP android (202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