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1
护眼
字体:

第31章 怨鬼索命(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宋勇出人意料的给了刘浩和李大胆一个大嘴巴,打的两人一个发懵。  .  本来已经歇斯底里的两人,被这一巴掌居然打的安静了下来!

    也就在这时候,我们身后咯咯咯的声音一下子消失了,屋子里立刻变的非常安静,静的让人感到窒息。

    可是声音虽然没有了,但是我却更加的害怕了!

    无声的恐怖才是真正的恐怖,有些东西你看到了并不见得有多害怕,就是看不见才会觉得恐惧。

    这就好比是死亡,其实死亡本身并不可怕,但是等待死亡的那一刻才是真正的可怕。就好像是那些杀人犯,他们本身并不惧怕死亡,但是在等待临刑处决的时候,他们往往会精神崩溃。

    我们现在就是这种感觉,背后突然没有了声音,我的心一下子就吊到了嗓子眼!

    等了片刻,我发现身后还没有动静。我大着胆子转身往后一看,发现那吊死鬼竟然不见了,而且之前炸开的窗户也恢复了原样,就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这时候刘浩和李大胆也反应了过来,他们每人挨了一巴掌,本来想要发怒,突然发现那吊死鬼不见了,两人用力的揉了揉眼睛,那怒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李大胆用力的摇了摇头,眨了几下眼睛之后说道:“怎么回事?那吊死鬼怎么不见了?”

    “你们快看,窗户也恢复原样了!这怎么回事!”刘浩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了我们,他的右手指着远处的本应该破碎的窗户。

    这一切实在无法用常理来解释,看来谭教授说的是真的,刚才发生的一切果然都是幻觉,是外面那个东西制造出来迷惑我们的。

    谭教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用力的锁上了房门说道:“我跟你们说过,鬼只能从正门进来,只要我们不开门,它是绝对进不来的,刚才是它制造的幻觉,它想骗我们出去,幸亏我挡住了你们,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幻觉,妈的,还真的是幻觉,我们差点都被骗了!”这时候李大胆有些尴尬,它自称李大胆,可刚才的表现实在是不怎么大胆,顿时感觉有些无地自容。

    周围的幻觉消失,我也舒了口气,用力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刚才不知不觉,我整个后背都Shi透了!

    我急忙走到了谭教授身边查看了一下他,我发现谭教授的身Ti在微微颤抖,他的半边身子都被鲜血染红了,索Xing他暂时没有什么事。

    在确定了他没事之后我才问道:“教授你的手怎么样了?你好像又出了很多的血!”

    谭教授揉了揉肉肩膀,我发现他肩膀上的血又流出来了不少,看来刚才为了挡住刘浩和李大胆他用力太大了,手上的伤更严重了。

    “我没事,鹤轩你去找把剪刀和镊子,我要把子弹取出来,不然子弹在身Ti里会压迫我的神经,时间长了我这手就废了。”谭教授没有立刻回答我的话,而是先让我去找东西取子弹,看来他已经知道自己的伤不能再拖了。

    “我来去找。”我刚想动身,宋勇已经跑进了屋里,这里是他的家,他当然比我们更清楚东西摆在哪里。

    谭教授这才靠着墙坐了下来说道:“你们千万记住,不管等会儿发生什么事都不能开门,鬼是最会欺骗人的,他们会制造出各种幻觉来迷惑我们,让我们做出一些不理Xing的事,就像他们两个刚才一样。”

    刘浩和李大胆被他一说样子更加尴尬,他们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站在旁边手都没地方放了,样子尴尬到了极点。

    我不理他们,也在谭教授身边坐了下来问道:“教授,你还没告诉我们为什么刚才的幻觉会消失的,还有你怎么会懂这么多神神鬼鬼的东西?这些东西可是在考古学上学不到的!”

    我这句话恐怕也问出了刘浩和李大胆的心声,他们两个在旁边不住的点头。

    谭教授苦笑了一声说道:“我们搞考古的必须懂一些这种东西,以前我爸爸和爷爷跟我说了很多他们考古遇到的怪事,尤其是在一些年份很长的古墓里,这种怪事更多,不知道一些禁忌是很危险的。”

    “教授,照你怎么说,这世界上是真有那种东西了!”刘浩忍不住问道。

    谭教授呵呵一笑说道:“刚才你看到的东西还不够真实吗?难道你亲眼看见了还不相信?”

    “不,不,我相信,我相信。”刘浩尴尬的说道。

    “作为你们的老师,其实我不应该对你们说这些,但是也同样因为我是你们的老师,所以我不希望将来你们会死在这些禁忌之上。在考古界有很多不成文的规定,这些规定之所以能存在到现在,都是有它的理由在的。”谭教授语重心长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这么说教授你以前也遇到过这种怪事咯?”我听谭教授这么一说,更加肯定他曾经遇到过这种怪事。

    谭教授叹息了一声说道:“哎,其实我们考古和盗墓的没什么两样,说句不中听的话,我们考古的还没盗墓的专业呢!”

    “盗墓的!”听到这三个字我顿时一愣,立刻想到了曾经看过的那些盗墓。

    难道真正的墓葬,真的就像是这些里描述的一样?

    谭教授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鹤轩,你是我最聪明的学生,将来你也一定是个了不起的考不学家。你记住古墓远比你想象中的可怕,我们在考古的同时,其实也是在拿命去拼,一个真正的考古学者是很不容易的。”

    “教授,那我们要怎么样才能避开这种东西呢?”我这句话是出自真心的请教。

    谭教授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话,他抬头看向了窗外的天空叹息道说道:“你这句话我曾经也问过我的父亲,我当年一样有过年轻的时候,也曾经怀疑过我爸爸和爷爷的话,认为他们是迷信,可是后来……”

    说到这里谭教授的眼神暗淡了很多,似乎想起了什么伤心的往事,他沉默许久之后才叹息一声说道:“不说这个了,其实我会的这些东西有一半是我爸爸和爷爷告诉我的,还有很多东西是我一个朋友教我的,如果你们想知道,以后我慢慢的说给你们听。”

    “你的朋友!居然还有比您更专业的考古学专家?”我和刘浩李大胆三个人对视了一眼!

    听谭教授的话,他的这个朋友,似乎比谭教授本人有本事多了。

    我们一直认为谭教授就是国内考古学的泰山北斗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比他更专业。

    “呵呵呵,他的确比我专业太多了,就像是我刚才说的,盗墓的远比我们考古的专业很多,对付这种古墓葬他们更有办法,也知道怎么样才能保住Xing命。”

    “尤其是一些千年古墓,我们每次考古都会死不少人,但是这些盗墓的往往只是几个人,但却能够全身而退,你们想想他们是不是比考古的更专业?”

    “你的朋友是盗墓的!”我们三个顿时大吃一惊,我们没想到谭教授说的朋友竟然是盗墓的!

    要知道,考古界是最憎恨盗墓的,可是没想到谭教授这样一个资深的考古学家,居然会有一个盗墓贼的朋友!这实在太出乎我们的意料了。

    不过谭教授说的对,这些盗墓的的确比我们考古的更专业,对于古代墓葬没有人比他们更加的了解。

    这些人往往只有一两个人,但却能够掏空整个墓葬,而且能够全身而退,光是这份本事就是我们望尘莫及的。

    “我找到了!”这时候宋勇手里拿着一把剪刀和镊子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看到他跑过来,谭教授立刻把衣服拉了开来,露出了肩头的伤口,本来我以为伤口是在他背后,但是没想到衣服脱下来之后,那个弹孔竟然是在前面。

    可是刚才追杀我们的人明明是从后面开枪的,那谭教授这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教授,你这伤怎么会在前面的,刚才他们不是在我们后面开枪的吗?”看到这个伤口我立刻询问道。

    由于肩膀中弹,谭教授的手臂已经抬不起来了,他一咬牙撕开了还没完全拉开的衣服,然后深吸了口气说道:“这枪伤不是之前追我们的五个人打的,是我们刚才在高速上从前面打过来的,看来是还有其他人希望我死。”

    “其他人!”这个消息无异于有一把重锤,狠狠的咂在我的胸口之上。

    “教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一下子感觉事情更加扑朔迷离了,到底怎么回事?

    在这一瞬间,我脑子突然有了很多的推测,难道除了刚才追杀我们的五个人之外,还有其他的人想杀我们?那这两批人到底是什么人?

    这两批人到底是不是一伙儿的?难道谭教授还有其他的事情瞒着我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感觉事情更加的复杂了!7笔趣阁  m.7biquge.com [:]
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安装本站APP android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