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1
护眼
字体:

第2088章 墓中死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2088

    陆云来了,虚无神殿才派出一个光明神来与陆云说这些,当然,更深层次的意味也显而易见。

    此时陆云已经没有退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他没有任何机会和外界沟通。

    但有一点,陆云可以肯定,一旦挖出了古墓里的东西,无论其中是否有终结大破灭的方法,陆云必须得死。

    虚无神殿不会放着陆云活下去。

    当然,陆云敢来就不怕他们。

    古墓就在那里,陆云也是无比好奇,甚至充满神往……不去的话,现在虚无神殿就会对陆云动手。

    “你说的对。”

    陆云点了点头,道:“有希望总比没有好。”

    “现在就动身,看看那座来自真实的古墓如何。”

    陆云看向光明神。

    “真的?!”

    光明神情绪激动的看着陆云。

    陆云眉头微皱,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光明神的情绪……看似激动,但实则平静如水,甚至带着那么一丁点的杀意。

    他也不戳破,默默的点了点头。

    同时,术道运转,开始推算着那座古墓的一切。

    “嗯?”

    蓦地,陆云微微的一怔,他发现了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

    “虚无壁障……那座古墓,击穿了虚无壁障,镶嵌在虚无壁障之中?”

    陆云的眼睛亮了。

    本来,术道不敢推算虚无壁障,那是产生大破灭的源头,万物皆可破,化归虚无。

    术道也不例外,碰触到虚无壁障,立刻就会被破灭为虚无。

    可是现在,古墓那里的虚无壁障,被洞穿了!

    陆云不敢推算虚无壁障,但是却可以通过古墓那里的缺口,推算虚无壁障另外一面的真实!

    不过,陆云现在也只推算到虚无壁障被洞穿,真实那边,他还达不到。术道不够强大,那座墓又太强了。

    陆云要想方设法壮大术道,再进入那座古墓,到达古墓尽头,才能推算另外一方的真实。

    至于通过古墓缺口,进入真实……

    陆云没有这个想法。

    他不知道另外一边的真实是什么情况,甚至不知道那边是否是一个适合生灵存在的地方。

    女君,道王,神他们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但有一点,陆云可以肯定,他们都失去了对真实的记忆,回家只是他们的本能。

    陆云必须要推算另外一边的真实,然后再做决定。

    这太重要了。

    也许……虚无神殿的这些家伙,才是正确的。

    找到办法,解决大破灭,而不是一味的逃亡到一个未知的,陌生的世界。

    “我不敢保证,掀起看看再说。”

    陆云点了点头。

    “走!”

    光明神看似激动,他的表现也是火急火燎,但陆云心中却保持警惕,钉龙法随时准备着。

    不能毁掉虚无神殿,钉死一个小小的光明神还是可以的。

    虚无神殿的这一面,自始至终也只有一个光明神出现,除此之外,陆云没有看到任何生灵。

    这里看似一个活着的世界,但却没有生灵的痕迹。

    陆云默默的推算了一番,却毫无结果。

    来自真实的古墓,就在虚无神殿之中,一道道狰狞的虚空裂缝,朝着四面八方延伸。

    又产生一道一道剧烈的虚空风暴,不准的席卷四周。

    这些虚空风暴若是去了大千世界,恐怕大千世界就毁了。

    在这空间裂缝中央,是一座流血的墓碑。

    碑。

    一滴滴殷红的血,顺着墓碑流到虚空裂缝之中,又被虚空裂缝吞噬了。

    墓碑上用一种特殊的字体刻录着许多大字,但是陆云却一个都不认识。

    两个没有交集的世界,两个文明……哪怕是有生死天书,陆云也推算不出其上的文字代表着什么。

    “这就是那座古墓吗?”

    只有一座墓碑,大墓主体镶嵌在虚空之中。

    也许虚空的另外一面,就是虚无壁障……

    虚无之中,没有空间的概念,也许这里是大千世界的边缘,又也许是虚无壁障的边缘。

    当然,虚无神殿也可以在任何 一个地方。

    “你给我准备几样东西。”

    蓦地,陆云转过头来,看向身旁的光明神。

    “你要什么?”

    光明神微微的一怔。

    “你的命。”

    陆云平静的说道。

    “嗯?”

    光明神脸色一变。

    轰——

    一根巨大的黑色光柱,陡然间从天而降,重重的砸在光明神的身上。

    光明神咆哮,他身体之外那淡淡的金光,在这一瞬间散去,露出漆黑的本体。

    “撼龙经!!!”

    光明神咆哮。

    “整个虚无的人都知道我有撼龙经,唯独你不知道。”

    陆云歪着脑袋,看着光明神,似笑非笑。

    “我猜你还没来得及动手……这虚无神殿里的强者,大多数还活着吧?”

    “死了的,大约只有一个倒霉的光明神。”

    眼前的光明神是假的。

    纵然他没有流露出破绽,但陆云的功德宝树能判断情绪……他的情绪伪装的很好,但却瞒不过功德宝树。

    而且,这货也低估了术道。

    若是没有看到这座古墓,陆云也许就上当了,但是古墓近在咫尺,术道立刻震荡,推算出了眼前这个光明神的本尊。

    来自古墓的恶灵!

    换句话说,他是来自虚无壁障之后的真实。

    但却是一个死灵!

    就如同……

    虚无之中,无穷无尽的死灵阴灵一样。

    是同一个物种。

    生灵死后所化……比普通的鬼物更加恐怖。

    这是虚无之中,死灵的源头?不,它只是一个从古墓里钻出来的死灵而已,与大诸天中,陆云见过的死灵如出一辙,但却没有太大关系。

    它的目标,仅仅是这虚无神殿而已。

    陆云来了,在它的意料之外,所以才匆匆而来,将古墓透露给陆云,要借助古墓之力杀陆云。

    这个死灵,并不知道陆云的存在。

    但这一切的一切,却并不是巧合,陆云来虚无神殿,完全在某些人的算计之中。

    也许是道王,也许是女君。

    咔嚓嚓——

    钉龙法凝结而成的钉龙柱之上,渗透出恐怖的杀力,直接贯穿死灵的身躯。

    死灵的身上,冒出一丝丝的黑焰,一道道裂纹在它的身上浮现。

    “哈哈哈哈——”

    死灵的口中,发出狰狞的笑:“你们这群卑微的蝼蚁,永远也无法逃脱这个囚笼……”

    “我不需要逃脱。”

    陆云平静的说道:“我只要炼化了你便可。”

    呼!

    轮回之火,出现在陆云的手中,慢慢的将眼前的死灵点燃。

    ……

    碑。

    一滴滴殷红的血,顺着墓碑流到虚空裂缝之中,又被虚空裂缝吞噬了。

    墓碑上用一种特殊的字体刻录着许多大字,但是陆云却一个都不认识。

    两个没有交集的世界,两个文明……哪怕是有生死天书,陆云也推算不出其上的文字代表着什么。

    “这就是那座古墓吗?”

    只有一座墓碑,大墓主体镶嵌在虚空之中。

    也许虚空的另外一面,就是虚无壁障……

    虚无之中,没有空间的概念,也许这里是大千世界的边缘,又也许是虚无壁障的边缘。

    当然,虚无神殿也可以在任何 一个地方。

    “你给我准备几样东西。”

    蓦地,陆云转过头来,看向身旁的光明神。

    “你要什么?”

    光明神微微的一怔。

    “你的命。”

    陆云平静的说道。

    “嗯?”

    光明神脸色一变。

    轰——

    一根巨大的黑色光柱,陡然间从天而降,重重的砸在光明神的身上。

    光明神咆哮,他身体之外那淡淡的金光,在这一瞬间散去,露出漆黑的本体。

    “撼龙经!!!”

    光明神咆哮。

    “整个虚无的人都知道我有撼龙经,唯独你不知道。”

    陆云歪着脑袋,看着光明神,似笑非笑。

    “我猜你还没来得及动手……这虚无神殿里的强者,大多数还活着吧?”

    “死了的,大约只有一个倒霉的光明神。”

    眼前的光明神是假的。

    纵然他没有流露出破绽,但陆云的功德宝树能判断情绪……他的情绪伪装的很好,但却瞒不过功德宝树。

    而且,这货也低估了术道。

    若是没有看到这座古墓,陆云也许就上当了,但是古墓近在咫尺,术道立刻震荡,推算出了眼前这个光明神的本尊。

    来自古墓的恶灵!

    换句话说,他是来自虚无壁障之后的真实。

    但却是一个死灵!

    就如同……

    虚无之中,无穷无尽的死灵阴灵一样。

    是同一个物种。

    生灵死后所化……比普通的鬼物更加恐怖。

    这是虚无之中,死灵的源头?不,它只是一个从古墓里钻出来的死灵而已,与大诸天中,陆云见过的死灵如出一辙,但却没有太大关系。

    它的目标,仅仅是这虚无神殿而已。

    陆云来了,在它的意料之外,所以才匆匆而来,将古墓透露给陆云,要借助古墓之力杀陆云。

    这个死灵,并不知道陆云的存在。

    但这一切的一切,却并不是巧合,陆云来虚无神殿,完全在某些人的算计之中。

    也许是道王,也许是女君。

    咔嚓嚓——

    钉龙法凝结而成的钉龙柱之上,渗透出恐怖的杀力,直接贯穿死灵的身躯。

    死灵的身上,冒出一丝丝的黑焰,一道道裂纹在它的身上浮现。

    “哈哈哈哈——”

    死灵的口中,发出狰狞的笑:“你们这群卑微的蝼蚁,永远也无法逃脱这个囚笼……”

    “我不需要逃脱。”

    陆云平静的说道:“我只要炼化了你便可。”

    呼!

    轮回之火,出现在陆云的手中,慢慢的将眼前的死灵点燃。

    ……

    碑。

    一滴滴殷红的血,顺着墓碑流到虚空裂缝之中,又被虚空裂缝吞噬了。

    墓碑上用一种特殊的字体刻录着许多大字,但是陆云却一个都不认识。

    两个没有交集的世界,两个文明……哪怕是有生死天书,陆云也推算不出其上的文字代表着什么。

    “这就是那座古墓吗?”

    只有一座墓碑,大墓主体镶嵌在虚空之中。

    也许虚空的另外一面,就是虚无壁障……

    虚无之中,没有空间的概念,也许这里是大千世界的边缘,又也许是虚无壁障的边缘。

    当然,虚无神殿也可以在任何 一个地方。

    “你给我准备几样东西。”

    蓦地,陆云转过头来,看向身旁的光明神。

    “你要什么?”

    光明神微微的一怔。

    “你的命。”

    陆云平静的说道。

    “嗯?”

    光明神脸色一变。

    轰——

    一根巨大的黑色光柱,陡然间从天而降,重重的砸在光明神的身上。

    光明神咆哮,他身体之外那淡淡的金光,在这一瞬间散去,露出漆黑的本体。

    “撼龙经!!!”

    光明神咆哮。

    “整个虚无的人都知道我有撼龙经,唯独你不知道。”

    陆云歪着脑袋,看着光明神,似笑非笑。

    “我猜你还没来得及动手……这虚无神殿里的强者,大多数还活着吧?”

    “死了的,大约只有一个倒霉的光明神。”

    眼前的光明神是假的。

    纵然他没有流露出破绽,但陆云的功德宝树能判断情绪……他的情绪伪装的很好,但却瞒不过功德宝树。

    而且,这货也低估了术道。

    若是没有看到这座古墓,陆云也许就上当了,但是古墓近在咫尺,术道立刻震荡,推算出了眼前这个光明神的本尊。

    来自古墓的恶灵!

    换句话说,他是来自虚无壁障之后的真实。

    但却是一个死灵!

    就如同……

    虚无之中,无穷无尽的死灵阴灵一样。

    是同一个物种。

    生灵死后所化……比普通的鬼物更加恐怖。

    这是虚无之中,死灵的源头?不,它只是一个从古墓里钻出来的死灵而已,与大诸天中,陆云见过的死灵如出一辙,但却没有太大关系。

    它的目标,仅仅是这虚无神殿而已。

    陆云来了,在它的意料之外,所以才匆匆而来,将古墓透露给陆云,要借助古墓之力杀陆云。

    这个死灵,并不知道陆云的存在。

    但这一切的一切,却并不是巧合,陆云来虚无神殿,完全在某些人的算计之中。

    也许是道王,也许是女君。

    咔嚓嚓——

    钉龙法凝结而成的钉龙柱之上,渗透出恐怖的杀力,直接贯穿死灵的身躯。

    死灵的身上,冒出一丝丝的黑焰,一道道裂纹在它的身上浮现。

    “哈哈哈哈——”

    死灵的口中,发出狰狞的笑:“你们这群卑微的蝼蚁,永远也无法逃脱这个囚笼……”

    “我不需要逃脱。”

    陆云平静的说道:“我只要炼化了你便可。”

    呼!

    轮回之火,出现在陆云的手中,慢慢的将眼前的死灵点燃。

    ……

    碑。

    一滴滴殷红的血,顺着墓碑流到虚空裂缝之中,又被虚空裂缝吞噬了。

    墓碑上用一种特殊的字体刻录着许多大字,但是陆云却一个都不认识。

    两个没有交集的世界,两个文明……哪怕是有生死天书,陆云也推算不出其上的文字代表着什么。

    “这就是那座古墓吗?”

    只有一座墓碑,大墓主体镶嵌在虚空之中。

    也许虚空的另外一面,就是虚无壁障……

    虚无之中,没有空间的概念,也许这里是大千世界的边缘,又也许是虚无壁障的边缘。

    当然,虚无神殿也可以在任何 一个地方。

    “你给我准备几样东西。”

    蓦地,陆云转过头来,看向身旁的光明神。

    “你要什么?”

    光明神微微的一怔。

    “你的命。”

    陆云平静的说道。

    “嗯?”

    光明神脸色一变。

    轰——

    一根巨大的黑色光柱,陡然间从天而降,重重的砸在光明神的身上。

    光明神咆哮,他身体之外那淡淡的金光,在这一瞬间散去,露出漆黑的本体。

    “撼龙经!!!”

    光明神咆哮。

    “整个虚无的人都知道我有撼龙经,唯独你不知道。”

    陆云歪着脑袋,看着光明神,似笑非笑。

    “我猜你还没来得及动手……这虚无神殿里的强者,大多数还活着吧?”

    “死了的,大约只有一个倒霉的光明神。”

    眼前的光明神是假的。

    纵然他没有流露出破绽,但陆云的功德宝树能判断情绪……他的情绪伪装的很好,但却瞒不过功德宝树。

    而且,这货也低估了术道。

    若是没有看到这座古墓,陆云也许就上当了,但是古墓近在咫尺,术道立刻震荡,推算出了眼前这个光明神的本尊。

    来自古墓的恶灵!

    换句话说,他是来自虚无壁障之后的真实。

    但却是一个死灵!

    就如同……

    虚无之中,无穷无尽的死灵阴灵一样。

    是同一个物种。

    生灵死后所化……比普通的鬼物更加恐怖。

    这是虚无之中,死灵的源头?不,它只是一个从古墓里钻出来的死灵而已,与大诸天中,陆云见过的死灵如出一辙,但却没有太大关系。

    它的目标,仅仅是这虚无神殿而已。

    陆云来了,在它的意料之外,所以才匆匆而来,将古墓透露给陆云,要借助古墓之力杀陆云。

    这个死灵,并不知道陆云的存在。

    但这一切的一切,却并不是巧合,陆云来虚无神殿,完全在某些人的算计之中。

    也许是道王,也许是女君。

    咔嚓嚓——

    钉龙法凝结而成的钉龙柱之上,渗透出恐怖的杀力,直接贯穿死灵的身躯。

    死灵的身上,冒出一丝丝的黑焰,一道道裂纹在它的身上浮现。

    “哈哈哈哈——”

    死灵的口中,发出狰狞的笑:“你们这群卑微的蝼蚁,永远也无法逃脱这个囚笼……”

    “我不需要逃脱。”

    陆云平静的说道:“我只要炼化了你便可。”

    呼!

    轮回之火,出现在陆云的手中,慢慢的将眼前的死灵点燃。

    ……

    碑。

    一滴滴殷红的血,顺着墓碑流到虚空裂缝之中,又被虚空裂缝吞噬了。

    墓碑上用一种特殊的字体刻录着许多大字,但是陆云却一个都不认识。

    两个没有交集的世界,两个文明……哪怕是有生死天书,陆云也推算不出其上的文字代表着什么。

    “这就是那座古墓吗?”

    只有一座墓碑,大墓主体镶嵌在虚空之中。

    也许虚空的另外一面,就是虚无壁障……

    虚无之中,没有空间的概念,也许这里是大千世界的边缘,又也许是虚无壁障的边缘。

    当然,虚无神殿也可以在任何 一个地方。

    “你给我准备几样东西。”

    蓦地,陆云转过头来,看向身旁的光明神。

    “你要什么?”

    光明神微微的一怔。

    “你的命。”

    陆云平静的说道。

    “嗯?”

    光明神脸色一变。

    轰——

    一根巨大的黑色光柱,陡然间从天而降,重重的砸在光明神的身上。

    光明神咆哮,他身体之外那淡淡的金光,在这一瞬间散去,露出漆黑的本体。

    “撼龙经!!!”

    光明神咆哮。

    “整个虚无的人都知道我有撼龙经,唯独你不知道。”

    陆云歪着脑袋,看着光明神,似笑非笑。

    “我猜你还没来得及动手……这虚无神殿里的强者,大多数还活着吧?”

    “死了的,大约只有一个倒霉的光明神。”

    眼前的光明神是假的。

    纵然他没有流露出破绽,但陆云的功德宝树能判断情绪……他的情绪伪装的很好,但却瞒不过功德宝树。

    而且,这货也低估了术道。

    若是没有看到这座古墓,陆云也许就上当了,但是古墓近在咫尺,术道立刻震荡,推算出了眼前这个光明神的本尊。

    来自古墓的恶灵!

    换句话说,他是来自虚无壁障之后的真实。

    但却是一个死灵!

    就如同……

    虚无之中,无穷无尽的死灵阴灵一样。

    是同一个物种。

    生灵死后所化……比普通的鬼物更加恐怖。

    这是虚无之中,死灵的源头?不,它只是一个从古墓里钻出来的死灵而已,与大诸天中,陆云见过的死灵如出一辙,但却没有太大关系。

    它的目标,仅仅是这虚无神殿而已。

    陆云来了,在它的意料之外,所以才匆匆而来,将古墓透露给陆云,要借助古墓之力杀陆云。

    这个死灵,并不知道陆云的存在。

    但这一切的一切,却并不是巧合,陆云来虚无神殿,完全在某些人的算计之中。

    也许是道王,也许是女君。

    咔嚓嚓——

    钉龙法凝结而成的钉龙柱之上,渗透出恐怖的杀力,直接贯穿死灵的身躯。

    死灵的身上,冒出一丝丝的黑焰,一道道裂纹在它的身上浮现。

    “哈哈哈哈——”

    死灵的口中,发出狰狞的笑:“你们这群卑微的蝼蚁,永远也无法逃脱这个囚笼……”

    “我不需要逃脱。”

    陆云平静的说道:“我只要炼化了你便可。”

    呼!

    轮回之火,出现在陆云的手中,慢慢的将眼前的死灵点燃。

    ……

    碑。

    一滴滴殷红的血,顺着墓碑流到虚空裂缝之中,又被虚空裂缝吞噬了。

    墓碑上用一种特殊的字体刻录着许多大字,但是陆云却一个都不认识。

    两个没有交集的世界,两个文明……哪怕是有生死天书,陆云也推算不出其上的文字代表着什么。

    “这就是那座古墓吗?”

    只有一座墓碑,大墓主体镶嵌在虚空之中。

    也许虚空的另外一面,就是虚无壁障……

    虚无之中,没有空间的概念,也许这里是大千世界的边缘,又也许是虚无壁障的边缘。

    当然,虚无神殿也可以在任何 一个地方。

    “你给我准备几样东西。”

    蓦地,陆云转过头来,看向身旁的光明神。

    “你要什么?”

    光明神微微的一怔。

    “你的命。”

    陆云平静的说道。

    “嗯?”

    光明神脸色一变。

    轰——

    一根巨大的黑色光柱,陡然间从天而降,重重的砸在光明神的身上。

    光明神咆哮,他身体之外那淡淡的金光,在这一瞬间散去,露出漆黑的本体。

    “撼龙经!!!”

    光明神咆哮。

    “整个虚无的人都知道我有撼龙经,唯独你不知道。”

    陆云歪着脑袋,看着光明神,似笑非笑。

    “我猜你还没来得及动手……这虚无神殿里的强者,大多数还活着吧?”

    “死了的,大约只有一个倒霉的光明神。”

    眼前的光明神是假的。

    纵然他没有流露出破绽,但陆云的功德宝树能判断情绪……他的情绪伪装的很好,但却瞒不过功德宝树。

    而且,这货也低估了术道。

    若是没有看到这座古墓,陆云也许就上当了,但是古墓近在咫尺,术道立刻震荡,推算出了眼前这个光明神的本尊。

    来自古墓的恶灵!

    换句话说,他是来自虚无壁障之后的真实。

    但却是一个死灵!

    就如同……

    虚无之中,无穷无尽的死灵阴灵一样。

    是同一个物种。

    生灵死后所化……比普通的鬼物更加恐怖。

    这是虚无之中,死灵的源头?不,它只是一个从古墓里钻出来的死灵而已,与大诸天中,陆云见过的死灵如出一辙,但却没有太大关系。

    它的目标,仅仅是这虚无神殿而已。

    陆云来了,在它的意料之外,所以才匆匆而来,将古墓透露给陆云,要借助古墓之力杀陆云。

    这个死灵,并不知道陆云的存在。

    但这一切的一切,却并不是巧合,陆云来虚无神殿,完全在某些人的算计之中。

    也许是道王,也许是女君。

    咔嚓嚓——

    钉龙法凝结而成的钉龙柱之上,渗透出恐怖的杀力,直接贯穿死灵的身躯。

    死灵的身上,冒出一丝丝的黑焰,一道道裂纹在它的身上浮现。

    “哈哈哈哈——”

    死灵的口中,发出狰狞的笑:“你们这群卑微的蝼蚁,永远也无法逃脱这个囚笼……”

    “我不需要逃脱。”

    陆云平静的说道:“我只要炼化了你便可。”

    呼!

    轮回之火,出现在陆云的手中,慢慢的将眼前的死灵点燃。

    ……

    碑。

    一滴滴殷红的血,顺着墓碑流到虚空裂缝之中,又被虚空裂缝吞噬了。

    墓碑上用一种特殊的字体刻录着许多大字,但是陆云却一个都不认识。

    两个没有交集的世界,两个文明……哪怕是有生死天书,陆云也推算不出其上的文字代表着什么。

    “这就是那座古墓吗?”

    只有一座墓碑,大墓主体镶嵌在虚空之中。

    也许虚空的另外一面,就是虚无壁障……

    虚无之中,没有空间的概念,也许这里是大千世界的边缘,又也许是虚无壁障的边缘。

    当然,虚无神殿也可以在任何 一个地方。

    “你给我准备几样东西。”

    蓦地,陆云转过头来,看向身旁的光明神。

    “你要什么?”

    光明神微微的一怔。

    “你的命。”

    陆云平静的说道。

    “嗯?”

    光明神脸色一变。

    轰——

    一根巨大的黑色光柱,陡然间从天而降,重重的砸在光明神的身上。

    光明神咆哮,他身体之外那淡淡的金光,在这一瞬间散去,露出漆黑的本体。

    “撼龙经!!!”

    光明神咆哮。

    “整个虚无的人都知道我有撼龙经,唯独你不知道。”

    陆云歪着脑袋,看着光明神,似笑非笑。

    “我猜你还没来得及动手……这虚无神殿里的强者,大多数还活着吧?”

    “死了的,大约只有一个倒霉的光明神。”

    眼前的光明神是假的。

    纵然他没有流露出破绽,但陆云的功德宝树能判断情绪……他的情绪伪装的很好,但却瞒不过功德宝树。

    而且,这货也低估了术道。

    若是没有看到这座古墓,陆云也许就上当了,但是古墓近在咫尺,术道立刻震荡,推算出了眼前这个光明神的本尊。

    来自古墓的恶灵!

    换句话说,他是来自虚无壁障之后的真实。

    但却是一个死灵!

    就如同……

    虚无之中,无穷无尽的死灵阴灵一样。

    是同一个物种。

    生灵死后所化……比普通的鬼物更加恐怖。

    这是虚无之中,死灵的源头?不,它只是一个从古墓里钻出来的死灵而已,与大诸天中,陆云见过的死灵如出一辙,但却没有太大关系。

    它的目标,仅仅是这虚无神殿而已。

    陆云来了,在它的意料之外,所以才匆匆而来,将古墓透露给陆云,要借助古墓之力杀陆云。

    这个死灵,并不知道陆云的存在。

    但这一切的一切,却并不是巧合,陆云来虚无神殿,完全在某些人的算计之中。

    也许是道王,也许是女君。

    咔嚓嚓——

    钉龙法凝结而成的钉龙柱之上,渗透出恐怖的杀力,直接贯穿死灵的身躯。

    死灵的身上,冒出一丝丝的黑焰,一道道裂纹在它的身上浮现。

    “哈哈哈哈——”

    死灵的口中,发出狰狞的笑:“你们这群卑微的蝼蚁,永远也无法逃脱这个囚笼……”

    “我不需要逃脱。”

    陆云平静的说道:“我只要炼化了你便可。”

    呼!

    轮回之火,出现在陆云的手中,慢慢的将眼前的死灵点燃。

    ……

    碑。

    一滴滴殷红的血,顺着墓碑流到虚空裂缝之中,又被虚空裂缝吞噬了。

    墓碑上用一种特殊的字体刻录着许多大字,但是陆云却一个都不认识。

    两个没有交集的世界,两个文明……哪怕是有生死天书,陆云也推算不出其上的文字代表着什么。

    “这就是那座古墓吗?”

    只有一座墓碑,大墓主体镶嵌在虚空之中。

    也许虚空的另外一面,就是虚无壁障……

    虚无之中,没有空间的概念,也许这里是大千世界的边缘,又也许是虚无壁障的边缘。

    当然,虚无神殿也可以在任何 一个地方。

    “你给我准备几样东西。”

    蓦地,陆云转过头来,看向身旁的光明神。

    “你要什么?”

    光明神微微的一怔。

    “你的命。”

    陆云平静的说道。

    “嗯?”

    光明神脸色一变。

    轰——

    一根巨大的黑色光柱,陡然间从天而降,重重的砸在光明神的身上。

    光明神咆哮,他身体之外那淡淡的金光,在这一瞬间散去,露出漆黑的本体。

    “撼龙经!!!”

    光明神咆哮。

    “整个虚无的人都知道我有撼龙经,唯独你不知道。”

    陆云歪着脑袋,看着光明神,似笑非笑。

    “我猜你还没来得及动手……这虚无神殿里的强者,大多数还活着吧?”

    “死了的,大约只有一个倒霉的光明神。”

    眼前的光明神是假的。

    纵然他没有流露出破绽,但陆云的功德宝树能判断情绪……他的情绪伪装的很好,但却瞒不过功德宝树。

    而且,这货也低估了术道。

    若是没有看到这座古墓,陆云也许就上当了,但是古墓近在咫尺,术道立刻震荡,推算出了眼前这个光明神的本尊。

    来自古墓的恶灵!

    换句话说,他是来自虚无壁障之后的真实。

    但却是一个死灵!

    就如同……

    虚无之中,无穷无尽的死灵阴灵一样。

    是同一个物种。

    生灵死后所化……比普通的鬼物更加恐怖。

    这是虚无之中,死灵的源头?不,它只是一个从古墓里钻出来的死灵而已,与大诸天中,陆云见过的死灵如出一辙,但却没有太大关系。

    它的目标,仅仅是这虚无神殿而已。

    陆云来了,在它的意料之外,所以才匆匆而来,将古墓透露给陆云,要借助古墓之力杀陆云。

    这个死灵,并不知道陆云的存在。

    但这一切的一切,却并不是巧合,陆云来虚无神殿,完全在某些人的算计之中。

    也许是道王,也许是女君。

    咔嚓嚓——

    钉龙法凝结而成的钉龙柱之上,渗透出恐怖的杀力,直接贯穿死灵的身躯。

    死灵的身上,冒出一丝丝的黑焰,一道道裂纹在它的身上浮现。

    “哈哈哈哈——”

    死灵的口中,发出狰狞的笑:“你们这群卑微的蝼蚁,永远也无法逃脱这个囚笼……”

    “我不需要逃脱。”

    陆云平静的说道:“我只要炼化了你便可。”

    呼!

    轮回之火,出现在陆云的手中,慢慢的将眼前的死灵点燃。

    ……

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安装本站最新版APP android (202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