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1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三十章 我不同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女人说着把两只手伸向男人的腋窝下,一对有情人难得享受这清晨的宁静时光。+++ 笔趣阁 www.biquger.net +++中午的饭局上,敬大业带了几个懂得见风使舵的接待方面高手,人人出口成章把领导逗的笑呵呵后,敬大业立即趁机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黄一天,昨天王大魁书记给我一个指示,意思是你被免除职务,我不知道你在哪个地方得罪了他?”

    黄一天很是不在乎的说,王大魁不让我干是,我也不想在普安干了,老子会调到其他的地方,所以王大魁要干什么就干什么,那些位置留给汪大凯的人或者覃副书记的人吧。

    黄一天这么一说,敬大业很是激动,奶奶的,如果黄一天走了,那么就是到了省里或者其他重要的部门,赶紧说,黄一天,你真的要走了,准备到哪个部门?还有你要走,是不是和汪大凯直接沟通一下?

    黄一天笑着说,汪大凯我就不去见了,我想既然汪大凯如此的不待见我,我也不能和他似乎是仇人一样的斗个你来我去,要想大家和谐,还是不见面最好,我想汪大凯书记以后会记住我的好或者不好。

    敬大业想不到黄一天现在连汪大凯都不想见,赶紧说,黄一天,不管怎么说你真的要走了,还是和书记见一面,毕竟他是书记。

    黄一天很是不屑的说,他也是书记?他称职吗,为了个人的一点私利也到处打击下属,你说以后谁还想给他干事,干事又有什么意义?普安要想发展必须把这些思想不正的干部调整走,那才是全市的百姓之福。

    敬大业说也是,后来转入了正题,说黄一天,你要走了,那么你的位置我就要推荐别人了?

    “汪大凯能给你推荐?”

    “兄弟,王大魁虽然不待见我,但是我推荐的人王大魁还是要考虑的,就如当初我推荐你,要是把老子得罪了,老子就去查他的下属,一个一个查,总会把王大魁个牵扯进去!”

    黄一天笑着说,靠,你这种无赖做法,王大魁还真的会怕你,对了,你准备推荐谁啊?

    “程振义!”

    黄一天眉梢动了一下,程振义现在的位置不是很好,怎么动了想要调整的心思,而且是到教育局,为什么?

    当天下午,黄一天就到了市委组织部递上了一份辞职报告和调动申请,黄一天因为是处级干部组织部长可不敢私下同意,于是就给汪大凯做了汇报。

    汪大凯本来听说覃爱军生病,还没有去看望,现在听说黄一天要辞职,也感到惊讶,奶奶的,这个黄一天要走,不行,老子可是要利用黄一天树立威信的,怎么可能放他走,于是还说,这事情要开常委会议讨论,毕竟黄一天可是重要的岗位领导。

    很直接,王大魁不同意。

    当天下午的市委常委会议,会上组织部长很是公文话的把黄一天的辞职报告信内容介绍一遍,后来汪大凯就说,黄一天同志在位置期间,不服从领导的安排,坚决不去招商引资,这是严重的为官不为,即使要走,也要给个处分。

    金市长提出不同的看法,他说,黄一天以前是有功劳的,为普安的发展做出过贡献,但是这次要走,不管是什么原因,其实都是普安的损失,毕竟培养一个正处级的领导干部也是不容易的,是不是留下来?

    敬大业很是直接的说,黄一天要走,我们留着也是不是那么回事,我认为还是给他走吧,这样对大家都好,至于说什么处分,你们市委要做出处分,那是你们的事情,和我们纪委无关吗,到时候如果黄一天到省里去要个说法,省纪委调查下来,谁签发这个文谁负责,极为不背黑锅......

    敬大业如此说,很多的领导都是官场的精英,太知道如何保护自己,都不在说话,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和老子无关的事情老子不说话。

    王大魁看到这样的情况对自己很是不利,就问朱佳玉,你是政府那边分管黄一天的领导,你有什么看法?

    朱佳玉的回答更是直接,黄一天是一个干事的人,人家都要走了,还想出什么幺蛾子,和我无关。

    ......

    如此会议,是不了了之,最后,汪大凯书记还是那句话,黄一天要走,我们不留,但是错误必要要承担。

    由于白天很多事情不是很顺利,晚上王大魁正躺在床上看书三十六计,这本书几乎被他翻烂了,他却还是每天晚上必定要忍不住翻一遍,看的津津有味,越看越感觉孙膑的智慧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这些所谓的计策中,单看起来似乎很简单,就像美人计,似乎只要找个美人去勾引对手,一切自然水到渠成,其实不然,美人固然重要,了解对手喜好的美人以及其他林林总总嗜好一样重要,否则的话很有可能造成赔了夫人又折兵的结果。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汪大凯最近经常在头脑中转悠的一句话,为什么自己在普安市当了这么长时间的市委书记,却一直没能很好的掌控局面,就差在这句知己知彼上,直到现在为止,他都没弄清楚自己的对立面金市长到底背后有什么样的背景撑腰。

    放在床头的手机铃声响起,汪大凯的两只眼睛依旧盯着书上,直到瞟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电话号码,才一下子紧张的坐直了身子,电话居然是冯副省长孙部长打来的,伸手按下了电话的接听键,满脸堆笑的冲着电话卑躬问好:

    “领导,您好!”

    “嗯,有件事跟你交代一声。”

    “您请吩咐。”

    “下午省委组织部的领导和我在谈论工作的时候,提到了普安市的一位领导干部,据说这位领导提出了辞去普安市委副书记的职务,还说你作为市委书记为了公报私仇,做了些不该做的事情。”

    “啊!”

    汪大凯的嘴巴一下子张开老大,他的确相当吃惊,副书记那就是覃爱军,他为什么辞职?他不是生病住院?又怎么把自己闹到了省里?

    一定有鬼!汪大凯的头脑中立即冒出了这句话。

    “老领导,那个覃爱军是乱说,你了解我的为人,我怎么能公报私仇......。”

    “我也不想听你解释,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如果你要是做的不好,那么的位置也到头了,组织部的领导给我透露说,湖州的范书记也就是提拔为市委常委副省长,兼着湖州市委书记的那位,和黄一天关系很是和谐,范书记都要的人,是你能得罪的?”

    汪大凯却听明白了冯副省长话里的意思,黄一天不是自己能得罪的,希望汪大凯做事的时候注意分寸。

    “我明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安装本站最新版APP android (2020)版